择一学终老,此生不虚 ——浙江大学国学学习与教师人文素养培训心得
发布时间:2017-12-18 10:36:51 发布者:金华市外国语学校 点击浏览:735次
    国学是一面镜子,但不是平面镜,而是一面多棱镜。广袤的大地,厚重的历史,远去的记忆,窈深的未来,所有有情、无情的生命,都在这面镜子的映照下,被唤醒,复活了。“国学”在中国古代,本是国家一级学校的称谓,而今天我们所指称的“国学”,是指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学问”和“学术”。
    暂时抛却教师的身份及应肩负的责任,以学生的角色坐在浙江大学华家池教学楼一隅静静地聆听教授专家们精彩授课,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周半时间,但个人觉得受益匪浅。我对古代文化比较感兴趣,有点小心得,所以心底里有那么一点小自傲,但通过这几天的国学培训,才发现自己所谓的国学功底在大学教授、专家面前根本是小菜一碟。各位教授信手拈来的事例,深入浅出的讲解,我除了对教授们五体投地崇拜外,也进一步浓厚了对国学的兴趣,也更深刻地认识到国学不仅是中国悠久传统文化的证明,更是每个人生存的精神力量,经世致用。现将这几天所学、所感、所思、所获作一梳理:
一、本次国学培训厘清了以往自己教学中易混淆的一些概念、思想。
    以前我一直想当然地认为禅就是佛家思想,这次听了张家成教授“禅是什么”之后才有点明白,禅是一种思维能力、感悟能力、精神境界,它更多是一种内在的“悟”的东西。
以前想当然地认为《论语·学而》第一章讲的无非就是学习与交友的事,听了林家骊教授抓关键词“习、朋”分析之后才明白本章作为《论语》的开篇之作在全书中的重要性,才明白它讲的是全书的核心问题:知行合一。
    以前总觉得《易经》这玩意儿故弄玄虚,是风水先生、算命先生唬弄百姓混饭吃的家什而已,听了冯国栋教授对《易经》相关内容追根溯源地讲解之后才明白“小太极”中有科学的“大乾坤”。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国学只不过是其中的瑰宝之一,要使之得以传承、发扬光大,必要让人认识其真实的一面,辨识其中的精华,所以真的的很感谢浙江大学组织的这次国学培训。
二、本次国学培训提高了我们对个人修养目标、境界的认识。
    国学一直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信仰,传统精神的力量源泉。国学不仅是一门学问、一种修养,它同时也是认识宇宙万物的一把金钥匙。同班的江老师说,他曾用国学原理好几次猜中了高考作文题,虽可能言过其实,但至少说明一点,国学是能助人提高认知能力洞察社会自然万象的。古人把人生的追求分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强调人要有“为万世开太平”的恢宏志向,要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情怀。其进取意识和向上精神来自哪里?就来自庄子对宇宙的理解。孙敏强教授说“庄子对宇宙的理解是从生命家园与生命进程出发的”,是的,一个人只有拥有了宇宙意识,不论是从时间还是空间出发,他的思考、他的探索都是“最强悍”的。
    修身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根本,欲修其身,先要获得完善的知识,国学是中华文化的精髓,它可以帮你武装自己,完善自己,提升自己的德行,从而达到治家国天下的目的。
儒家学说倡导的“礼义廉耻”、“忠孝仁爱” 等观点,至今仍然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重要内容。我们要通过学到的国学知识,用来指导当前的工作生活。古人云:“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将不国”。识得礼、乐,以之待人接物,必将畅通无阻。
    道家的“齐物论”,孙敏强教授说它的核心就是“和”,人要与自然、社会、他人、自我讲“和”,而不是将自我置于自然、社会、他人的对立面。“和”了,就顺了,个人的修养自然提升了。
这几天的听讲中,儒、释、道三家思想,虽然不同的教授有不同的理解,但三者在作用于个人修养时其实是可以融会贯通的。关键是如何在人生发展的不同阶段有机结合进去。
三、本次国学培训开拓了我的眼界,领略了国学大师的风采。
    首先是国学教授们的深厚的国学底蕴让我由衷地敬佩。没有一位教授是“照书请客”的,没有一位教授是照着PPT念的。印象最深刻的是俞宏标教授的《国学智慧与人生修养》,没听一两分钟,我发现自己的笔记速度被俞教授的快速口语远远甩在后面,不要说记下完整的句子,连词语都记不下来。于是我只好打开手机录音,一节课下来的录音,长达一个小时20分钟。语速之快,频率之高,信息之丰富,对世事的洞察烛见让人望尘莫及。而这种语速和涵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其功力之深厚,学识之渊博,我只有感愧、感叹、感佩的份。
    其次是国学教授们的创新意识也让我深深地敬佩。来给我们上课的教授们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据目测基本上在五十至七十岁之间,但他们对学术研究的 “工匠精神”却是炉火纯青。以孙敏强教授解读林黛玉的形象为例,他就独辟蹊径抓住林黛玉的“哭”作文章。大多数中学语文教师在上《林黛玉进贾府》这一课的时候,可能会比较多的从人物的肖像、语言、心理、动作描写等方面来分析形象,但孙教授抓住的却是一个“哭”字做出来一大篇文章,从黛玉形象的写实性谈到写意性,认为中国文士的心性已从汉赋式的“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宏阔越来越趋向内化和退缩,认为文士的心性、审美已从生机勃勃越来越趋向纤柔、软弱化,失去了先秦的“敢为天下先”的气魄、苍茫雄浑,失却了盛唐时的刚健硬朗、华美壮大。此等洞见,此等气度与眼界,非我辈能及。于我而言,遑论企及,闻所未闻。
    最后是国学教授们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了我。浙江大学校歌创作者马一浮先生说过:“学问却要自心体验而后得,不专恃闻见;要变化气质而后成,不偏重才能。”这些国学教授们以其与国学浑然一体的学识、涵养、气质深深吸引了每一位学员。其中印象深刻的是:沈语冰教授不经意间很自然地用两个手指将垂发塞到耳后的艺术家举动,以及时不时用自己的作品作为授课内容的自信与从容;林家骊教授的不顾年迈连续几小时站着上课,即使嗓子哑了还坚持上足三小时的课,还一个劲地向学员道歉;俞宏标教授的博识多闻和愤世嫉俗,孙家成教授的雍容大度与深沉稳重;冯国栋教授的“易”的诡谲,张家成教授的“禅”的高深,张重辉教授的“乐”的欢快等等。诸多教授诸多形象均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鞭策自己在修行之路上“高山仰止,景行景止”。

    虽然只有短短十来天的培训,但此行无憾,感谢浙大的教授们,感谢浙大培训部的精心安排,感谢班主任徐老师的贴心服务。不虚此行!

(金华市外国语学校 贾玉燕)